商场活动策划 娱乐至上,有人《看理想》
 
 

上周六,一年一度的年轻人盛会“土豆影像季”出现了成立以来调性反差最大的现场——

  由主讲人梁文道、陈丹青、马世芳出席的“说话时间《看理想》线下分享会”,以号称“年纪最大的现场嘉宾”阵容出现,却和现场的青年人进行了一场接地气的对话。

  这是人文知识类网络节目《看理想》上线两个月以来,最大规模的一次观众见面会。文化类节目在传统电视媒体的式微,似乎在网络领域咸鱼翻身,东山再起。

  1 正中文艺青年下怀

  8月9日。22时。

  丰台六里桥南的公交站旁,一个拿着书来回走动的人吸引了路人的目光。平头,黑框眼镜,他兀自地来回走动。十米处,一个小型的摄制组正远远地拍摄着他的脚步。

  这是梁文道《一千零一夜》第33夜节目的拍摄现场。从公交站牌处往外延伸近20米的三角地,是梁文道录好半集节目需要走完的路程。方过立秋,这个周日的晚上却闷热异常。调匀步速,梁文道打开手里的这本《战争时期日本精神史》,用时长分别为8分钟和17分钟的两段录制,完成了上半集的拍摄。和见诸网端的成品几乎相同,他在每段讲述中一气呵成、几无中断。

  在北京西南方向这个聚居着超过8万流动人口的地方,公交车站上人们步履匆匆,没有人因为这意外的拍摄而停下脚步。“其实我倒希望有路人凑上前来,问问我在说什么书,或者干脆讨论上几句。把这样的全过程真的拍下来,我们的节目才算真的有意思了。”在梁文道眼中,这似乎才更符合节目“读书在人间”的设定,“我们会出现在公交站、地铁站、天桥、马路,所有你身边随时都会经过的地方。”

  “一开始,并不是所有的主讲人都像梁文道那样,对着镜头能够信手拈来。”《看理想》出品方优酷土豆文化中心高级总监姚文坛透露,另外两位主讲人陈丹青和马世芳,一个是画家,一个是广播人,此前都没有拍摄视频节目的经验,“陈丹青没办法对着镜头说话,而是需要与一个真实的人交流;马世芳在录节目时,也没有要看镜头的习惯。”节目上线初期,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出这二位的紧张和不自然,但出乎意料的是,向来挑剔的观众选择了宽容。大批观众在节目的评论区留言,鼓励马世芳多抬头看几眼镜头;对陈丹青讲述的冷门画作,人们也显得兴致勃勃。

  在姚文坛看来,这恰恰是互联网观众的独特之处,“人们需要的是真实,三位主讲人都是讲各自熟悉领域的话题,这无形之中拉近了观众与主讲人的距离。”看上去高冷的文艺话题,顺带“挖掘”出了网民里的文艺青年,这也正好符合了土豆总裁兼合一集团高级副总裁杨伟东的期待。

  “优酷土豆平台有将近7亿的用户,在这7亿用户里,一定有几百万人,甚至上千万人,他们喜欢音乐、绘画、读书等文化节目。”杨伟东毫不讳言,做《看理想》系列的最初动力,就是找到这些文艺青年。他并不认为“高冷的文艺范儿”不能在视频网站生存,与之相反,他相信年轻人对未知的事物具有求知的好奇心。

  “互联网节目有两个方向,第一就是做电视台不能做的,第二是要迎合人性的需求。”杨伟东认为,《看理想》系列同时符合了两个要素,因此节目上线后得到普遍关注,也是在意料之中。姚文坛也说,就连优酷土豆内部,都因此发现了不少隐藏的文艺青年,“每个部门都能遇到一两个真心喜欢《看理想》的观众”。这也预示着通过内容和形式上的准确定位,《看理想》系列能够直接抵达自己的目标受众。优酷土豆统计的人物画像这样描述:《看理想》的核心观众群年龄分布在25岁至40岁之间,单集播放量稳定在120万至150万次之间,对内容有较强的忠实度,并热衷于文艺话题的讨论和互动。

  这批忠诚的观众同时还热爱分享,由《看理想》节目组成立的观众微信群,早早就达到了500人的上限。群里每天关于节目的讨论信息,都会超过百条以上。每逢《看理想》组织线下分享会,热心的群友们还会自发上传现场照片,分享录音和速记。由他们带来的网站数据,也看上去可圈可点。节目自播出以来,累积总播放量超过6000万次,自频道订阅用户数超过10万人。

  2 并不是一人脱口秀

  台北。午后。

  News98电台的录音室,偶尔洒下来一缕阳光。他从满墙的唱片架里翻出年代感十足的绝版收藏,一台电脑,一个控音台,手指轻推,低沉的嗓音便悠悠地飘了出来,画面感极强。

  马世芳录制《听说》第六说时,连“再唱一段思想起”这样资料都少见的宝岛音乐史,也被细细勾连。这种“生活在别处”的陌生知识,反倒满足了大陆文青的好奇心,“如闻韶乐,三月不知肉味”。

  在身兼主讲人与节目总策划的梁文道看来,一人主讲形态的文化类节目,其实很难摆脱“脱口秀”的本质,在他的规划里,《看理想》应该更侧重于节目的形式本身,是更强调影像风格化的知识专题类节目,“我甚至希望节目能够形成一种模式,像大家看《我是歌手》一样,你记住的是这种节目的形态,而不太在意主持人是谁。”

 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《看理想》目前上线的三档节目,其摄制组都是由梁文道亲自过问并挑选的。台湾广播人马世芳的《听说》导演团队,曾经拍摄过台湾金马奖获奖纪录片《他们在岛屿写作》;陈丹青的《局部》拍摄团队中,编导成员有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科班学生,并对美术有一定的了解;至于梁文道自己的《一千零一夜》拍摄团队,此前也是以拍纪录片为主。

  不同于过去单一的“讲坛类”脱口秀,《看理想》系列节目的拍摄常常煞费苦心。以陈丹青的《局部》为例,首期讲述《千里江山图》,画面右侧便出现了三个画框,而陈丹青所坐的位置较为居左。据姚文坛介绍,陈丹青的座位以及与后面背景的搭配,都是经过精心的设计,“人物在这个画面当中的比例,以及画面中所有静物的比例,其实都是按照画画的比例来的。”就连乍看上去无足轻重的空镜头,摄制组也会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来完成。“一个拍海水的空镜头,摄制组并不是用的资料影像,而是要去实地拍摄,可能先去离北京比较近的青岛,但拍摄时发现画面呈现效果不到位,就要再辗转到三亚取景。”姚文坛说,几个人的摄制组就是为了等几个镜头的海景,也许就要打“飞的”跑到三亚等上一天,拍到了才回来。

  这也让上线后的《看理想》系列呈现出一种截然不同的气质。《一千零一夜》里,读书人梁文道从演播室搬到了北京午夜的大马路上,《局部》让画家陈丹青坐在画室中细细描绘被忽略的画作,《听说》则干脆把广播人马世芳制作一期电台节目的现场,原汁原味地呈现。节目也不再是主讲人盯着镜头、机位偶尔切换的“讲坛类”或“说书类”节目,而是在短短20分钟内,有大量的空镜头铺垫情绪、多景别和镜头切换的电影化叙事,过去庸常的“一对一”讲述变成了可视化的影像作品。

  梁文道说,如今这种形式遭到了一些非议,“有人问我,一档读书节目有必要去到大街上录吗?我却想通过这样有些极致的形式告诉大家,谁说现在城市已经没有人读书?而读书本身也是和你所处的世界密切相关的事。”梁文道对文化节目的期待,最早来自于收看国外电视节目的体验。时隔十余年,他依然清晰地记得那家法德合资电视台的名字“Arte”,并能够仔细描绘出震动自己的那期拍摄手的节目,“一开始是讲世界各地出现的各种手,比如芭蕾舞里的手,再到东南亚的舞蹈和风俗中对手的使用。到了第二集,就讲画家的手,画手的方法,水彩、油画、版画以及乐器里手的出现。”这种以一种独特的角度串起各种艺术门类的电视节目,让身为媒体人的梁文道大开眼界,“到了我自己要做节目的时候,我就想达到那样的水准。”

  不过,梁文道也知道万事不能一蹴而就。至于Arte电视台那样的文化节目,他坦承需要更大的资本,也需要更长期的制作时间来准备,好在《看理想》已经开了一个好头。

    近日,国内演出行业市场广泛受到关注的“超级银河战士”巡游表演团队在多次的商业地产活动中使人眼前一亮,受到国内各界人士的一致好评。
    据悉,“超级银河战士”由北京莱斯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建于2015年1月,由来自欧洲的多名艺人组成,他们的现场表演效果极具震撼,互动性强。他们的机

器人盔甲造型颇有特色,外形完全依照人体骨骼设计,并兼具国际流行的声控和发光技术设备,视觉效果具有金属质感。表演者穿上盔甲行动起来灵活自如,不同于

以往的盔甲道具展示起来较呆板缺乏品质感,并配以空灵般的音效,让人仿佛神游在奇妙的未来世界。
     “超级银河战士”演出团体自创建以来,受到国内外各界人士的一致好评,国内订单接踵而至。
     “超级银河战士”演出团体适合购物广场、地产开盘、汽车上市、主题公园、节日庆典、嘉年华等各类活动。
Tel: 135-21-954-001  Tony  QQ:390156567  2663974339


 

顶部】【关闭